收藏本書 | 我的書架 | 加入書簽 | 投月評票 | 返回書頁
首頁 -> 虧成首富從游戲開始 -> 書目 -> 第176章 差點笑出聲(為盟主飛山流雪加更)

上一頁 | 下一頁『 提示:本系統支持鍵盤左右方向鍵[←][→]翻頁 』
第176章 差點笑出聲(為盟主飛山流雪加更)

    李石在摸魚網咖門口默默地抽完了一支煙。

    在聽完手下的匯報之后,李石對自己的判斷陷入了深深的懷疑。

    富暉資本雖然在全國算不上什么特別頂尖的投資公司,但在京州這個地界,應該沒有公司會不知道吧?

    然而,即使自報了家門,這位裴總竟然還是無動于衷、光速拒絕?

    這好像有些不合情理。

    畢竟在這個圈子里,類似的投資行為是很常見的。

    有風投找上門來,大部分人的選擇都會是先談一談,看看對方開出的條件再說。

    如果實在不滿意、談不攏,頂多就是一拍兩散,以后再找合作的機會,也沒什么損失。

    像這種問都不問就拒絕的,實在少見。

    李石畢竟是個成熟的投資人了,并沒有被這個小意外輕易打倒,他散了散身上的煙味,再度回到摸魚網咖。

    李石注意到,裴謙已經停止在小本子上寫寫畫畫了,只不過依舊面色凝重地看著小本子,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如果不是對自己的下屬足夠信任,李石甚至要懷疑裴總到底有沒有接收到自己遞出的橄欖枝了。

    “奇怪,他竟然對我的投資無動于衷。”

    “難道我的判斷有誤?”

    “這位裴總雖然暫時陷入困境,網咖在一直虧損,但他卻依舊頭鐵,認為自己可以扭虧為盈?”

    “我能為他提供大量的資金和合作機會,難不成這位裴總認為絕對的控制權比這還重要?”

    “不管怎么說,他看起來是個控制欲很強的人,不容許任何人插手。”

    “呵,年輕人就是年輕人,想吃獨食,這可不是一個好企業家該有的想法。”

    從任何角度分析,李石都很難理解這位裴總為什么會如此果斷地拒絕自己的投資。

    關鍵是拒絕得太干脆了,甚至連具體的方案都沒問。

    李石只能想到一個解釋,那就是這位裴總是個愣頭青,是個非常偏執的人,對于自己的產業有一種強烈的控制欲,不想被任何人指手畫腳。

    當然,另一方面也說明這位裴總仍舊堅信著這家網咖的路線沒問題,以后肯定能扭虧為盈,所以才不想跟別人分享勝利果實。

    雖然李石現在就可以直接找到裴謙說清楚,但他并不打算這么做。

    好歹也是一家投資公司的老板,怎么能干這種沒逼格的事?

    萬一遞過去名片,裴總再客套兩句不買賬,那豈不是尬住了?

    更何況按照之前的情況來推斷,再吃一次閉門羹的可能性很大。

    “哼,年輕人,沒有人能拒絕我的投資,你也不會例外。”

    “同樣是投資,有些公司求之不得,有些公司欣然接受,而有些公司,則需要一些小小的幫助……”

    李石默默觀察著裴謙,嘴角露出一個自信的微笑。

    ……

    ……

    6月24日。

    摸魚網咖,旗艦店。

    一輛出租車停在門口,馬洋推開車門下車,進入網咖。

    “馬總,考完試了?考得怎么樣?”張元看到馬洋來了,熱情招呼道。

    馬洋找了個位置隨便坐下,伸了個懶腰,大長臉因為打哈欠而拉得更長了:“一門不是很重要的課,及格沒問題。”

    “我還把課下作業借謙哥抄了,至少幫他多拿到10分的平常分,我覺得至少一兩個月內,他不會追究網咖和外賣的虧損問題。”

    張元肅然起敬。

    果然,這就是所謂的“朝中有人好辦事”嗎?

    之前張元還有些想不通,為什么馬洋這樣的人也能被委任摸魚網咖總經理這種重要的職務,現在已經完全明白了。

    甚至覺得這是理所當然的。

    雖然這么說會讓人覺得,馬洋是依靠某些不正當關系才得到這個關鍵職位,但對張元來說,跟著馬洋這么一個領導,那也是很舒服的。

    至少不用擔心被裴總問責!

    服務生已經端來一杯冷飲,馬洋一邊喝著,一邊感慨:“話雖這么說,但我們還得再接再厲。”

    “原本指望著外賣扭虧為盈的,結果現在倒好,外賣也跟著一起虧錢……”

    張元聽到這話也覺得有些擔心:“是啊,前兩天裴總在這拿個小本子寫寫畫畫,表情超嚴肅,也不知道是在寫些什么。”

    自從上次把陳壘送走之后,馬洋就有點一蹶不振。

    裴謙為了讓他重新找到事情做,特意把摸魚外賣的重任交給他。

    馬洋剛開始確實是斗志昂揚,又是招聘送餐員、買洗碗機,又是找人開發第一版的APP,結果最后發現,根本沒什么人點餐……

    白養著一群人,又多了一筆開銷。

    當然,也不能說完全沒人點摸魚外賣,還是有一些喜歡這個口味的顧客,只不過很難收回成本。

    問題是多方面的:

    裴總很排斥發傳單之類的“地推”宣傳方式,所以到目前為止知道摸魚外賣的人并不多;

    摸魚外賣的APP只提供自家餐品,并沒有整合其他商家,對一般顧客的吸引力嚴重不足;

    都是家常菜,菜品比較單一,而且定價上也比一般的家常菜要貴不少。

    總之,因為曝光度和一般消費者觀念的問題,摸魚外賣根本沒有滿負荷運轉,很多員工都沒事做。

    按照原本的規劃,送餐員可以一次送好幾家,收餐員也可以一次收好幾家的餐具,但現在因為顧客太少,都是一套餐具就跑一趟。

    餐具雖好,但難免會有破損、丟失的情況,按照裴謙的要求,即使出現類似情況,也不會去追究顧客的責任,除非發現五次三番刻意損毀的情況。

    雖然暫時沒有這種故意找茬的顧客,但偶然出現的餐具損毀,也還是讓馬洋感覺肉痛。

    按這種情況來看,賺錢那是基本不可能的。

    兩個人都有些沉默。

    馬洋喝著飲料,環顧網咖里的情況,眉頭突然皺了起來:“奇怪,怎么感覺今天店里的人特別少?”

    張元一愣:“哦?是嗎?”

    他本來沒注意,畢竟摸魚網咖白天一直人不多,上網的人常年就那么十多個,喝咖啡的人數也差不多。

    今天又是工作日的上午,人少一點是很正常的。

    但馬洋這么一說,張元確實注意到了,今天的人好像格外得少!

    網咖區就只有兩個人在玩,而咖啡區這邊的顧客,只有一個人。

    “可能是湊巧吧。”張元說道。

    兩個人正納悶,網咖的門開了,一個摸魚外賣的外賣員手上拿著好幾張傳單,神色匆匆地跑了過來。

    “馬總,張總,出事了!”

    “你們快看這幾張傳單!”

    馬洋和張元有些不明所以,從外賣員手上接過傳單。

    雖然摸魚外賣目前的經營狀況不太好,但也還是有一些顧客的,顯然,這個外賣員是出去送餐,在回來的路上看到了什么。

    有好幾張傳單,有網吧的,也有咖啡館、酒吧的,其間夾雜著幾張重復的傳單,可能是外賣小哥在匆忙之間拿重復了。

    馬洋和張元兩個人把這幾張傳單在桌上鋪開,挨個查看。

    網吧,充值優惠、限時打折!

    咖啡館和酒吧,也有酒水折扣、第二杯半價之類的活動!

    馬洋有些費解:“這和我們有什么關系?”

    外賣員還稍微有些喘:“馬總,這些,這些店,都在我們周圍啊!”

    張元眉頭一皺,瞬間意識到情況不妙!

    仔細一看還真是,這些店確實都在摸魚網咖旗艦店的周圍,距離都不遠。

    馬洋的大長臉也瞬間繃住,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這……難不成是在針對我們?”

    他想了想,又搖頭:“不對啊,我們好像也沒得罪什么人吧,也沒跟他們打過價格戰,這些店至于如此針對嗎?”

    馬洋心中納悶,按理說,要是摸魚網咖紅紅火火、搶了別人的生意,那也就算了。

    關鍵現在摸魚網咖都冷清成這樣子了,還搞這種針對,有意思嗎?

    張元的面色更加凝重:“不一定啊。”

    “摸魚網咖雖然在虧損,但只要我們的店還在開著,跟這些店就有競爭關系。說不定,他們就是想落井下石、不看到摸魚網咖倒閉不罷休呢?”

    “而且,網吧、酒吧、咖啡館,這么多家店一起搞優惠活動,就好像是有默契一樣……說不定這背后有人推動!”

    馬洋如臨大敵:“那怎么辦?”

    張元眉頭緊鎖,思考良久。

    “不好辦,對方顯然是有備而來!”

    “這幾家店率先開始價格戰,不管是網吧、酒吧還是咖啡館,全都搞降價,而且在拼命發傳單。”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我們網咖附近的幾個路口都已經被他們給占住了。”

    “這樣一來,想到我們網咖消費的人,必然會看到他們的傳單和促銷廣告。”

    “這一帶的客流量本來就不大,被他們全都吸走之后,我們這里自然會變得更加冷清了。”

    馬洋恍然之余又有些氣憤:“怪不得今天網咖人這么少!”

    張元繼續說道:“還不止如此!”

    “我感覺對方是有備而來,這一招直接打在我們的軟肋上了!”

    “按照裴總的規劃,我們網咖從一開始就是高端定位,所以定價比較高。”

    “對方想把我們拖下水,跟我們打價格戰,這件事情很難處理。”

    “如果我們不降價,那么在價格方面就有巨大劣勢。”

    “打個比方,我們原本的價格比其他地方高40%,但我們有更好的環境和服務,有不少顧客會樂意多花點錢,享受更好的服務。”

    “可現在對方燒錢降價,我們的價格比他們高60%以上甚至更多了,顧客還會愿意多花這么多錢買我們的環境和服務嗎?”

    馬洋皺眉道:“那,我們也降價呢?”

    張元又搖頭:“不行!我們走的是高端路線,降價會損傷口碑,更何況同樣是燒錢,我們一直在虧損,怎么燒得過他們?”

    “而且,你忘了上次我們提出降價的時候,裴總是怎么說的了嗎?”

    馬洋啞口無言。

    之前摸魚網咖剛開始虧損的時候,張元就曾經提出過降價的策略,被裴謙直接給否了。

    這次再提,估計還是一樣的結果。

    但不降價又不行,摸魚網咖旗艦店現在完全處于被包圍的狀態,這些店只要在摸魚網咖附近的幾個路口瘋狂發傳單,就可以把大部分的客流量截走。

    就算有少數土豪對摸魚網咖非常忠誠也沒用,畢竟完全不考慮價格的顧客終究是少數,大部分人還是要考慮性價比的。

    張元面色嚴肅:“報告裴總吧,這事不是我們能做主的!”

    ……

    出租屋里,裴謙正在美美地睡覺。

    電話響了。

    裴謙在夢中被吵醒,非常不爽。

    不過一看是馬洋打來的,考慮到他剛剛把課堂作業借給自己借鑒,裴謙還是原諒了他。

    “怎么了,老馬?”

    電話里,馬洋快速地將摸魚網咖遭遇的重大危機給講述了一遍。

    “謙哥,大致就是這么個情況。”

    “我和張元分析,這一切絕對沒有那么簡單,肯定有人在背后搞事!”

    “我們現在該怎么辦?”

    馬洋的聲音很是焦急。

    裴謙瞬間睡意全無。

    還有這種好事???

    裴謙差點笑出聲,這個周期的虧損壓力本來就很大,他還在糾結著到時候能不能成功制造虧損。

    結果,剛想睡覺就有人來送枕頭了啊!

    目前摸魚網咖旗艦店一個月虧損三十來萬,但這是在酒水和網咖業務有一定收入里的前提下。

    陳壘雖然走了,但影響仍在,有不少老顧客沒事的時候還是喜歡到摸魚網咖來坐坐,所以網咖的虧損和最開始相比,降低了不少。

    現在周圍的店搞起價格戰,摸魚網咖的客流量被截斷,這意味著裴謙在結算前又能少一些收入了!

    如果這些店能夠堅持下去,那就意味著下個周期,摸魚網咖的收入還將繼續暴跌,那真是……

    太棒了!

    目前距離結算只有一周了,摸魚網咖的收入有一部分打水漂,可能會達到七八萬塊錢。

    千萬別小看這七八萬塊錢,說不定少收入這七八萬,盈利就變成了虧損,這可是天壤之別啊!

    裴謙努力平復自己的心情,不讓自己笑出聲來。

    馬洋聽到裴謙那邊沉默了,更覺得事態嚴重:“怎么辦,謙哥?”

    裴謙揉了揉自己止不住上揚的嘴角,用盡可能平靜地語氣說道:“不用慌,這種時候,一動不如一靜。”

    “你們什么都不要做,我自有安排!”8)
更多精彩小說,歡迎訪問大家讀書院

若發現 第176章 差點笑出聲(為盟主飛山流雪加更)-網游競技章節出錯,請您點此與我們聯系
本作品《虧成首富從游戲開始》為私人收藏性質,所有作品的版權為原作者 絕不咸魚 所有!任何人未經原作者同意不得將作品用于商業用途,否則后果自負。

江苏十一选五任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