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書 | 我的書架 | 加入書簽 | 投月評票 | 返回書頁
首頁 -> 戰國趙為帝 -> 書目 -> 第358章 蘇代見韓文,蘇秦說昭齊(第一更)

上一頁 | 下一頁『 提示:本系統支持鍵盤左右方向鍵[←][→]翻頁 』
第358章 蘇代見韓文,蘇秦說昭齊(第一更)

    在邯鄲盟會結束的一個月之后,蘇代帶著來自趙國的調查團成員抵達了大梁城。

    之所以要這么長的時間,一方面是因為冬天的大雪確實讓趙國調查團的行程受到了不小的影響,但另外一個原因主要也是得等待調查團的另外兩國成員,韓國和楚國的先行抵達。

    作為調查團之中最大牌的大佬,趙國當然是要最后出場的嘛。

    另外一方面,用趙何的話來說就是“給魏國人一點心理準備的機會,這樣說不定到了事情真正發生的時候,他們接受起來就可以快一些”。

    在抵達了大梁城之后,整個調查團也就聚齊了。

    于是,兩場對于調查團而言十分重要的談話就開始了。

    第一場談話,是來自于調查團的團長蘇代以及來自韓國方面的最高負責人,被任命為調查團兩名副團長之一的韓文。

    蘇代看著面前的韓文,笑道:“韓卿,又見面了。”

    作為趙國的大行人,蘇代自然也不是沒有跑過韓國,對于面前這位韓國太傅也是有一些印象的。

    所以,當他知道這位表面上看上去完全就是不茍言笑,幾乎沒有對自己露出過什么笑臉的韓國太傅竟然在暗中和趙國有所勾連的時候,整個人都大吃了一驚。

    韓文看著蘇代同樣露出微笑:“蘇大夫風采如昔,實在是可喜可賀啊。”

    蘇代哈哈大笑,突然從手中拿出了半塊木牌,放在了面前的桌案上。

    韓文心領神會,同樣也從手中拿出了另外半塊木牌,兩塊木牌合在一起,正好是一個“忠”字。

    兩人各自收起了木牌,臉上的笑容越發的真實起來。

    蘇代十分誠懇的說道:“據說上一次的函谷關之戰中韓卿出力多多,大王在私下底都說過了,單單憑借這一番功勞,韓卿以后一個封君之位那就是少不了的!這一次的調查團行動,也還是需要韓卿多多配合才是啊。”

    韓文聽完蘇代的話,身體也是微微一震。

    封君啊!

    而且還是趙國的封君。

    等到將來趙國一統天下之后,這個封君的爵位會給自己和后代帶來多么巨大的利益?

    一想到這里,韓文笑得眼睛都瞇成了一條縫,連連點頭道:“蘇大夫有什么要求盡管道來,老夫這一次必然全力配合,絕對不會扯蘇大夫的后腿!”

    蘇代一拍大腿,笑道:“我就喜歡和韓卿這樣的爽快人合作!等到將來同殿為臣,還要請韓卿多多照應啊。”

    韓文大笑道:“哪里哪里,蘇大夫乃是趙國重臣,到時候韓文才是要多多麻煩蘇大夫照應呢。”

    兩人相視而笑,屋中的氣氛變得越發的輕快起來。

    而在另外一個房間之中,談話的氣氛就沒有這么的熱烈和輕松了。

    趙國調查團首席顧問蘇秦坐在了上首主位上,心中頗為感慨。

    不知為何,蘇秦雖然已經多次下定決心,但是對于出仕趙國這件事情卻始終保持著一種心中的淡淡抵觸之感。

    但這一次正如蘇代所言,隨著趙國一次又一次的勝利,能夠建功立業的機會其實也是越來越少的,況且現在國家少了之后負責外交的大行權柄無形中其實已經是在削弱了,如果還不能夠及時的做出一些成績的話,將來蘇氏在面對著諸多軍功將領的以及他國降臣的挑戰下能夠繼續順利的發展下去也是一個很大的問題。

    就算是為了子孫后方,也得盡心去做事啊。

    蘇秦想到這里,下意識的將目光投向了房間之中的另外一個人,也就是這一次蘇秦需要去搞定的目標。

    在下首的客位上坐著的是來自于楚國的代表,這一次調查團的另外一位副團長——昭齊。

    這都已經一個月的時間了,屈原突然殺了昭氏一個措手不及,成功的弄死了昭齊的消息自然早就已經被天下所知了。

    雖然屈原當時當眾聲明了只殺昭齊并不罪及他人,并且確實也這么做了,但是家主當場被殺卻毫無還手之力這種情形被所有人看到,無疑對昭氏還是產生了十分巨大的打擊。

    最具體的表現就在于當楚王回國之后的職務調整。

    昭雎的上柱國之位落在了景氏一族族長、原楚國左尹景翠的手中,而景翠的左尹則被屈原遞補到手,再然后才是身為昭氏新族長的昭齊獲得了屈原留下的右尹之位。

    從僅在令尹之下的上柱國直接變成了右尹,昭氏一族在楚國朝堂之中的排名直接倒退了兩位,被景氏、屈氏給壓制了下去。

    不僅如此,即便是當日昭齊當眾格殺了一名昭氏核心人物,但這種做法只是讓昭氏之中承認了昭齊的族長之位,對于昭齊個人能力的質疑反而因為這件事情而在昭氏內部變得越發激烈了起來。

    就在這么一個昭氏處于內憂外患的關頭,昭齊卻被楚王一紙命令直接弄到了異國他鄉的大梁來負責什么狗屁調查,這里面的政治意味已經再明顯不過了。

    所以昭齊的心情非常差,從進房間落座開始就閉著嘴巴一言不發。

    面前的這個家伙可是趙國人,如果沒有趙王的話,昭齊的父親昭雎就不會死。

    蘇秦仔細的打量著一臉冷峻的昭齊,臉上露出一絲微笑。

    很顯然,想要搞定這個昭齊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但是,如果太容易的事情,又怎么能夠顯得出蘇秦的能力呢?

    蘇秦開口了。

    “昭卿,你是想要在這里跟我靜坐一整天,還是想要采取一些辦法,讓那些逼死你父親的人付出代價呢?”

    昭齊的身體微微顫動了一下,終于抬起頭了,看了屈原一眼。

    他的眼神之中帶著完全不加掩飾的鄙夷。

    如果說是趙王當前的話,昭齊即便心中再如何懷著怨恨那也都必須要乖乖的笑臉相迎,但是這個三姓家奴蘇秦……他也配?

    蘇秦并沒有因為昭齊這個十分不友善的表情而激怒,作為一名縱橫家,這種不友善的表情他見多了。

    蘇秦繼續笑道:“可能你的心中在想,如果不是趙國的話,你父親昭雎就不會死,你和昭氏也就不會落到現在這個地步,你也不至于坐在這個異國他鄉的房間之中,看著我蘇秦這么一個令人生厭的家伙大放厥詞了,對吧?”

    昭齊終于冷冷的開口了:“難道不是嗎?”

    蘇秦笑道:“這個想法,其實只對了一半。我問你,難道吾王不說那樣的一番話,你父親就會得到善終了?不,不會的。楚國接連的失敗,早就已經讓楚國的內部民怨沸騰,楚王只要不是一個傻子那么就必須要推出一個替罪羊來殺掉,好平息一下國內對于他這個無能之君的不滿。”

    昭齊哼了一聲,道:“那也不一定就是我昭氏之人!”

    蘇秦道:“那我們便來分析一下。能夠有資格替國君抵罪的人其實不多,令尹熊子蘭算一個,但他可是楚王血親,楚王不可能犧牲他。景翠算一個,但景翠這些年來十分低調,甚至連獨立領軍的機會都沒有,殺掉景翠無疑很難讓人信服。屈原也算一個,可是偏偏屈原是你們楚國這些年里為數不多能夠打勝仗的將領,而且他還對楚王忠心耿耿——你我都應該知道這個忠心耿耿是什么意思,對吧?”

    蘇秦輕輕的伸出手,敲了一下桌案:“所以,除掉這三個人之外,你父親昭雎就是唯一的最佳答案了。昭雎和昭常這些年都領過兵,但是敗多勝少。昭氏一族在楚國之中根深蒂固勢力龐大,殺掉昭雎不但可以說明楚王的誠意,還能夠趁機打壓一下你們昭氏,這難道不是一舉兩得的事情嗎?”

    昭齊靜靜的聽著,臉色極為難看,沒有開口說話。

    蘇秦繼續說道:“而且,像熊子蘭、景翠、屈原這些人都不是傻子,我們能想到的他們當然也能夠想到,那么他們自然也就會將你父親當成最佳的替罪羊人選。我就這么說吧,你們昭氏在使團之中的眼線因為打聽到了楚王要殺死昭雎所以急急忙忙離開使團回陳郢報信,對之后屈原同樣離開使團星夜趕回陳郢并不知情,這很正常。但是,熊子蘭和景翠兩人不可能在使團之中沒有眼線。他們的眼線在知道屈原離開使團提前趕回陳郢之后不可能不向熊子蘭和景翠報信。可是這兩人明明知道屈原的動向卻不提醒你們昭氏,更沒有在屈原帶兵包圍昭氏的時候出面為你們昭氏解圍,這難道還不足夠說明什么嗎?”

    昭齊聽著聽著,臉色慢慢變得極為鐵青,臉龐之上出現了肉眼可見的憤怒。

    蘇秦看著昭齊,覺得是時候發動最后的攻勢,來突破面前這位還是過于年輕氣盛的昭氏族長心理防線了。

    蘇秦只說了一句話,就讓昭齊直接失控。

    “所以,昭卿啊,你還不懂嗎?不是我們趙國要你父親死,是楚國,是楚國除了你們昭氏之外的所有人都要他死!沒有趙國,他或許會死得更晚,但那個時候也絕對會死得更慘!”

    砰的一聲,昭齊的拳頭重重的落在了桌案上,表情已經完全變得猙獰無比,猶如一只擇人而噬的猛獸:“夠了,不要再說下去了!”

    蘇秦閉上了嘴巴,房間之中只剩下了昭齊那沉重無比的喘息聲。

    良久之后,昭齊終于又一次的控制住了自己,抬頭看向蘇秦:“你、你們趙國,究竟想要從我這里得到什么?”

    昭齊或許年輕氣盛,但絕對不是傻瓜,蘇秦作為所謂的趙國首席顧問,也不可能無緣無故的跑來和昭齊說這么一番話。

    蘇秦又一次的露出了笑容:“昭卿果然快言快語。實不相瞞,我們趙國這一次希望能夠和昭卿合作一番,各取所需。”

    “合作?”即便是有了心理準備,但昭齊聽到了蘇秦這番話的時候還是忍不住啞然失笑。

    即便蘇秦說一千道一萬,昭雎的死是因為趙王要求這一點還是不可能改變的,這些趙國人難道真的把昭齊當成傻子了不成?

    蘇秦臉色一正,緩緩說道:“沒錯,就是合作。這一次的調查關系到我們趙國的利益,所以我們希望能夠在調查之中得到昭卿的全力配合,作為回報,我們可以幫助昭卿進行復仇。”

    “復仇?”昭齊又一次想笑。

    我的仇人跑來我的面前,說要幫我復仇?

    蘇秦道:“當然。正如蘇秦之前所說,熊子蘭、景翠、屈原等人在令尊之死里是要負上很大責任的,難道昭卿就不想要向他們復仇嗎?退一步說,即便昭卿不想殺死他們,那么他們這些天來從昭氏之中奪去的權柄呢?昭氏多年以來一直都執掌楚國牛耳,難道昭卿真的希望自己成為昭氏一族由盛而衰的那個罪人嗎?”

    昭齊聽完蘇秦這番話,臉色終于有些動容。

    蘇秦這話確實是說到了昭齊的內心去了。

    事實上,由于這些天來昭氏一直被景氏、屈氏猛烈排擠,加上昭雎的死對昭氏士氣的巨大打擊,對昭齊的不滿之聲是非常高的。

    在昭氏內部召開的幾次會議之中,某些人一開始還有所隱忍,可是當得知昭齊被打發到了大梁城當什么調查團副團長之后,已經有人站出來公開質疑昭齊的領導能力了。

    如果再這樣下去的話,別的不好說,恐怕連昭氏這塊基本盤昭齊自己都掌控不住了。

    沒有了昭氏的力量,昭齊拿什么去對付屈原和楚王,又拿什么來掌控楚國,來對付趙王那個讓自己父親含憤而死的混蛋?

    昭齊冷冷的開口道:“你們趙國怎么個幫助法?”

    蘇秦笑了起來:“那太容易了,只需要下一次盟會之上吾王說上一句話,不就行了?”

    蘇秦的潛臺詞很明顯,我們趙國既然能夠一句話要了你爹的命,那么一句話要熊子蘭屈原景翠的命還不容易?

    昭齊沉吟良久,終于做出決斷,開口道:“既然如此,那么……就合作吧!”

    復仇之路,總是要一步步走的。

    為了將來,現在就和趙國虛與委蛇一番吧。

    蘇秦看著昭齊,臉上的笑容越發的濃郁:“昭卿果然還是識得大體之人,希望我們之間能夠合作愉快!”8)
更多精彩小說,歡迎訪問大家讀書院

若發現 第358章 蘇代見韓文,蘇秦說昭齊(第一更)-歷史軍事章節出錯,請您點此與我們聯系
本作品《戰國趙為帝》為私人收藏性質,所有作品的版權為原作者 熙檬父 所有!任何人未經原作者同意不得將作品用于商業用途,否則后果自負。

江苏十一选五任八